[转]苹果产品链的最低端为什么是中国

[转]苹果产品链的最低端为什么是中国无评论

2010-05-29 at 17:59分类:转载专区

新加坡《联合早报》日前发表文章,题为《苹果公司产品链的最低端为什么是中国?》,作者钟布,任教于美国宾州州立大学。
文章摘编如下:

苹果公司名为iPad的平板电脑四月开始送到美国消费者手中。总的来说,无论专家还是普通消费者对它的反应都是好评如潮。这款“神奇而具有革命性的产品” 尚未在美国之外上市销售,但一些中国和欧洲的消费者已经等无可等,纷纷从亚马逊网上商店花高价从美国购买。同时这款新产品的水货和走私品也开始登陆亚洲。

只要拿起iPad,你会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全然不同的互联网世界。有人认为,它将给全球出版业和新闻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一 个合理的问题是:这款产品的背后是谁在打工?目前一台iPad的最低售价是499美元,最高售价为829美元。业内人士指出,售价499美元的 iPad成本仅为219.35美元,其平均成本为260美元左右。它最贵的元件是9.7英寸的触摸显示屏,由韩国LG公司制造。LG要为iPad生产 1000万个触摸显示屏,订单总价为8亿美元。目前苹果又与韩国三星签订了总价2.4亿美元的合同,三星将为iPad 提供300万个触摸显示屏。

苹 果为什么会选中LG作为这个最重要元件的供货商?LG显示屏总裁权瑛秀在一次股东大会上透露,最重要的原因是LG在制造触屏中拥有的平面转换技术 (ISP)。这项技术不但能够给苹果平板电脑带来清晰的图像,稳定鲜艳的色彩,而且还有高达178度的宽广视角。配合LED背光显示技术,它还能够大大节 省电能消耗,令iPad电池一次充电使用时间达10小时以上。

接下来的打工者是组装公司。和其它苹果产品一样,iPad的产地说明标注 为:“苹果加州设计,中国组装”。如果据此认为中国工厂或工人也分到一杯羹,那就错了。苹果雇用的是数家台湾公司。这些台湾公司在大陆设厂最后让大陆工人 完成了组装。那么苹果公司为“中国组装”支付了多少劳务费?一个名叫 iSupply的公司说,苹果付出的“中国组装”费为每台11.20美元。组装费的大头无疑由台湾老板拿走,实际留给中国工人的可能已经微不足道。其实这 也不是新闻。去年苹果公司的一种带视屏的mp3播放器,售价149美元,付给中国的装配成本仅5美元,苹果公司所得纯利润高达90美元。

从 这款苹果新产品的产业链可以看到,苹果凭借自己的原创设计拿走了利润的最大头,韩国公司凭借其掌握的技术也获得了可观利润,台湾公司拿去的只是小头,而中 国工人得到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利。不难发现,这个产业链上拥有原创技术和专利越多,获取的利润也越高。苹果公司和台湾人开的加工厂的利润差额高达20多倍, 更不知比中国工人的那点微薄收入多了多少倍。更糟的是,这些产品从中国运往美国销售后还要把贸易逆差的棍子打在中国身上。中国工人拿到那点微不足道的辛苦 钱后,计算中美贸易额时,中国要承担向美国出口了每台278美元的货物的名声。

中国人一直以最勤劳,最聪明的民族自誉。拥有聪明的民族和 制造业大国头衔的中国为什么只能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为什么中国的创新研发能力远不如欧美强国,近不如邻国韩国和一海之隔的台湾同胞?在生产制造环节上的 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和终端零售这六个环节,无一掌握在中国人手里。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山寨和忽悠成了中 国的强项,创新和研发只能落荒而逃。山寨产品能够畅行无阻之时,没多少人会认真对待创新与研发,同样也不会有多少人对知识产权感兴趣。就像山寨和忽悠需要 一定的制度才能繁荣一样,创新和研发更需要制度的保障。没有科技创新,中国永远只能停留在产业链的最低端。

我只是感觉,中国不能没有先进的技术。它自主研发实力不足,山寨却是很强。
唉,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4 月琐事录

4 月琐事录无评论

2010-05-09 at 07:33分类:高鹏日志

4.6 我照例单车来学校,北大街等了个红灯的功夫,照相机就被偷了。天呐,石墨才回来没多久,就又被偷,我也真是倒霉啊。
不知道是怪我自己,还是怪社会,还是怪英明的天朝。

4.8 在淘宝买的 CPU 散热器到货了。篮球赛结束后,我急忙回到宿舍,拆开计算机安装好,重新启动监测温度。风扇 800 RPM ,温度 22 度。而原装的散热器,风扇 3300 RPM ,温度 38 度。很是悬殊。
过了几天,我去了趟美信,找到了自己的机器。可惜当时淘宝买的时候,没有发票之类的东西作证据,没法拿回来。

4.14 早上起来一看,居然下雪了。从我记事起,西安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4.15 我只好去淘宝重新买了一台,顺带也买了三洋 Eneloop AA*4 和慧眼液晶智能充电器。机器拿到手,次日早上就被我一不小心搞坏了。在佳能的售后维修点,换了卡槽,花了 ¥180 ,我很是心疼。

4.22 参加了国商院举办的多媒体大赛,我也没想拿什么奖,就是去玩玩。

4.23 孙文涛和我一起单车探路翠华山。他租了单车,开始进发。出发 2 km 左右,他的车胎被扎,只好回来补胎。补胎饭后,12:00 再次进发,全速前进。西安翻译学院 MM 问:同学,请问你这自行车是哪儿租的?答曰:培华。翠华山脚休息,环山路返程。

4.24 我习惯性登陆校内,看到了她的留言。当思绪回到过去,回到最后的结局,我只能把一切放在心里。留言板简单回复了几句,她去吃饭了。我心里翻江倒海般汹涌。我承认:我心里,依然保留着属于她的位置。

4.25 高鲁生日,去看了看他,也算是顺便蹭饭吧,呵呵。

4.26 一早,收到一封邮件。我的回复,希望她不会有心理负担。

4.27 清晨,我照例上网,发现她昨晚还是失眠了。

4.28 跟她发了邮件,希望她能理解我,晚上也聊到很晚,并和她约好在电子商城见面。

4.30 我回家了,并找高鲁借到了单车。

5.1 孙文涛和我单车北郊到达城市运动公园,然后返校。

5.2 孙文涛和我继续单车汤峪湖森林公园,结果走错路了,进入蓝田。衡量了天气和体力,只好在库峪河大桥玩了玩,然后返回学校。

5.3 我的石墨,再次被盗。

5.9 石墨再次发回求救短信,我一查,居然已经在深圳了:追回的概率已经几乎为 0 。

PS: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 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